杜光:恭贺高放老同学九十大寿

今年是高放学长高寿九十之年,回忆青年时代同他的交往,七十年来的往事,历历在目。

1946年11月,我来到位于宣武门内国会街的北京大学第四院,成为北大先修班一名学生,入住义字斋8号,高放(原名高元浤)住在义字斋10号,成为邻居。但对他有所认识并有所敬仰,是在一次会议之后。

入学不久,原来在西南联大先修班、这时已是大一学生的周桂棠(后改名沙叶),从沙滩来到国会街,把我们召集到礼堂开会,鼓励我们成立学生自治会。有些先修班同学也积极发言,赞成他的倡议,于是当场就成立先修班学生临时自治会,选举几位积极发言的同学,包括吴昌济、高元浤、叶际秀、屈翠云(后改名丁志)、张慰、楚泽溥(后改名楚庄)、闻人馨、闻人昌(后改名李天民)等为理事。

在那次会议上,高放那带点闽粤口音的发言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慷慨激昂地侃侃而谈的神态,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,对他产生由衷的敬意。

抗暴运动后,我也被选入自治会理事会,在吴昌济、高放和叶际秀等的带领下,积极参加当时的学生运动,做些跑腿打杂的具体工作。除了学生自治会的工作,高放还主持成立“十二月社”,创办壁报《十二月》,经常发表呼吁民主、分析时局的文章,见解深刻,文笔流畅。通过学生自治会的工作和《十二月》壁报,我对高放的学识和才华,有了进一步的认识,也有了进一步的崇敬。

1947年夏天,先修班结束了,高放升入政治系,我升入史学系,都继续住在国会街的北大第四院,高放搬到智字斋7号,我搬到仁字斋11号。在宿舍搬迁前,高放约了张天任(后改名张再)和我,到他在清华大学先修班的同学那里,住了几天。清华大学先修班在颐和园附近,原为清朝王室的自得园,院内有湖泊、小岛、假山、水田,风景优美。我们除到颐和园游览外,更多是在自得园里散步闲谈。两三天后,高放有事回北平城里去了。张天任和我继续留在清华先修班,直到住满预定的一个星期。最后几天,张天任和我的中餐晚餐都是在颐和园内龙王庙的餐厅吃的。我们饭后漫步十七孔桥,共赏湖光山色,畅叙时代责任和民族前景,留下难忘的记忆。

1948年初,我准备回上海二哥家过寒假。高放把我叫到他的宿舍里,对我说:他有一套《列宁文选》两卷集,想托我带到上海,交给他的朋友,书将在我走前一天给我。他还嘱咐我说:带这类书有风险,务必小心。我满口答应,毫无难色。

过了一两天,我到沙滩北大学生总自治会,向总自治会主席(那时的说法是“首席常务”)、兼任华北学联主席的柯在铄请假告别,因我在1947年秋季开学后被选为北大四院学生自治会首席常务,同时成为总自治会的常务理事、华北学联的理事。柯在铄让我担任十余位回上海同学的领队,接着派人去找当时担任华北学联秘书长的刘克钧(后改名许迈扬),说要给我“捎带”一项重要任务。刘克钧来后,把我带到他在红楼东侧的宿舍,拿出一些资料和大照片,对我说:最近将在印度加尔各答召开世界青年代表大会,全国学联要派代表参加,在会上介绍国民党统治区学生运动的情况和经验。华北的学生运动居于全国学生运动的前列,华北学生运动的情况和经验,将成为全国学联代表在会上发言的重点,这些材料介绍了华北学生运动的情况和经验,就是给出席大会的代表提供的;照片将在会议期间展出。刘克钧再三强调这些材料和照片的重要意义,要我妥善带好,不出纰漏,带到上海后送到麦伦中学,交到华北学联驻全国学联代表马健行的手里。马健行原是燕京大学学生自治会理事,曾参与筹建华北学联,1947年夏自燕京大学毕业后到上海麦伦中学教书,并代表华北学联参加全国学联的工作。我在1947年初到燕京大学参加过几次会议,同他有过一面之缘。

回到四院后,我有些犯难:要带着这么重要的材料到上海,可谓肩负重任。高放的书还带不带?带吧,风险更大,甚至有可能影响学联的材料和照片的安全;不带吧,我已经答应高放了,怎么可以自食其言呢!

我找到同我的关系比较密切的黄羽钟(后改名左羽),向他请教。黄羽钟一听,没有怎么思考就说:这有什么犹豫的,两样东西只能带一种,当然要带学联的材料,不能带高元浤的书。一个是私人的书,一个是同全国学生的事业有关,比较一下,主次轻重就很明显。我说:我已经答应高元浤了,不带恐怕不好。他说:事情明摆着,没有什么不好的,你不便说,我去跟他说。

我不知道黄羽钟同高放是怎么说的,也不记得我临走前有没有因此而向高放道歉。寒假过后,我从上海回来不久,他就离开北大,到解放区去了。在我的心头,留下了没有替他带书到上海的小小的遗憾。这个事实说明,高放早在北大学习时期就已经比较系统地读过列宁的著作,他毕生对列宁主义的研究与阐发,可谓历史悠久,渊源有自。

北平解放后,我听说高放1948年到解放区后进了北方大学,该校进北京后改为华北大学,继又改组成立中国人民大学,高放成为人民大学教师。这个时期我同他是否见过面,已经想不起来了。进城之初,我们这些被认为是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干部,承受着改造思想的强大压力。在一些工农干部的眼里,我们和老同学来往,谈起当年的学生生活,往往会被批判为小资产阶级情调,甚至是坚持小资产阶级立场。所以,老同学之间绝少交往,音信不通。我1958年初被划为右派分子之后,更是割断和一切旧友新知的联系,同高放也是音问隔绝达二十多年。

我的右派问题改正后,在1979年底回到北京。最初几年,我几乎每年都要组织老同学们聚会见面,少时三四十人,多则七八十人。大家都是劫后余生,见面时无不欢天喜地,相庆大难不死的幸运,倾诉几十年里的曲折遭遇。这些聚会高放多数都能参加,他和大家一起分享重逢的喜悦,共勉为建设祖国贡献余生。

1982年9月5日,我在自编自印的《老同学通讯》第3期上,发表了一封题为《童心不泯,壮志长存——寄语老同学》的公开信,提出:“让我们重新焕发那种热烈追求真理和为美好理想而斗争的天真、炽热而坚韧的精神,在新的长征中作出新的贡献!”“在那虽然有限但还可以有所作为的岁月里,为实现我们风华正茂时决心为之献身的伟大理想而鞠躬尽瘁”。同时也不无惋惜地谈到:“当我们终于进入一个可以开怀高歌的历史新阶段以后,却不能不发出‘接班已老,退休尚早’的感叹。”高放见到公开信后,在当年的国庆之夜给我写了一封回信,其中谈到:“对于‘接班已老,退休尚早’的感叹,我想改动两个字,即改为‘接班正好,退休尚早’。我们都是五十多岁的人,按自然生理成长程序,确是已接近老年;但按中国社会目前干部年龄的构成,还是属于中年,如果按照老李卜克内西的说法,当说到一个革命者的时候,我们不是五十五岁,而是两个二十七岁半,可见那还正值青年。正如你所说:‘历史赋予我们承前启后的枢纽作用’。我认为要把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,创造出(不仅是设计出)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模式,需要老中青三代人的努力。”“如果我们这一代真正能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,那么二十一世纪将是世界社会主义的世纪这一光辉前景就确有保证。”“接班主要是接各行各业刻不容缓的工作,在重要的岗位上固然可以大有作为,即便在平凡的岗位上也能够作出显著的成绩。”

高放是这样勉励老同学们的,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。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多年,他在人民大学的教学岗位上刻苦勤勉,作出了出色的贡献,不但桃李满天下,而且著作等身,为改革政治体制,弘扬民主自由,著文发声,不遗余力。

1988年初,为了推动政治体制改革的研究,以加深加强朝野对政治体制改革的理解和支持,促进中共十三大提出的党政分开等项改革任务的开展,有关单位的一些学者筹备建立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,在酝酿副会长人选时,原拟由史维国、陈一咨、严家其三人担任,但严家其再三婉拒,需要重新提名一位学术界人士。我当时担任拟议中的负责研究会日常事务的干事长,参与筹备时,我建议另一位副会长由高放担任,因为:第一,他专长的理论专业就包括政治体制问题;第二,此前他已发表过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,颇有一些独立的见解,有一定社会影响;第三,他长期从事理论教学,桃李满天下,有广泛的社会基础。大家同意我的建议,请高放担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的副会长。

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会于1988年7月12日举行成立大会后,在高放参与指导下,很快就开辟了广泛的工作局面,有声有色地开展了许多活动,会务蒸蒸日上。可惜,研究会成立还不到一年,就被震惊中外的“天安门事件”打断了,研究会的活动分子很多受到清查处理,研究会和它的会刊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》双月刊,都不得不宣告“暂停活动”。这一“暂停”就是28年,恢复无期,十分可惜!

随后的二十多年,是高放生平最为出色的时期。他毕生好学、勤勉,积累了宏富的学识和人生体验,这些精神财富,晚年都转化为探索真理的著作和诲人不倦的教育。他十分珍惜旧友情谊,多次为《老同学通讯》撰稿。特别是他写的《追忆、怀念陈大鹍烈士》和《回忆严家驩烈士》,介绍两位英勇牺牲的老同学,使大家理解他们的业绩,为有这样的同班同学而自豪。每次老同学聚会,高放都踊跃参加。最为难得的是,老同学们欢聚交谈时,高放总是掏出笔和小本子,记下他认为有所教益的内容。由此可见,他随时随地都十分注意学习,吸取精神营养。他那博大的精神宝库,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丰富起来的。

在恭贺高放老同学九十大寿的日子里,我祝福这位寿星继续向百岁挺进,平安康泰!贡献逾恒!

2017年3月28日

五柳村2017年4月27日(星期四) 晚上9:16 收到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