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木 | 辞职后,一切都是刚刚开始

2017-04-25 乔木
乔国泰

乔木原创,点击上面  乔国泰 关注。

本篇首发于《新侨》(qiaous),结果又被删了。想想美国之音也会被叫停,释然。

为了十几个签字盖章,跑了两个校区的无数部门,终于办完了辞职的离校手续。其中组织部、物资办,和我毫我关系。其他部门和我貌似有关,但就像同众多女学生一样,关系尚未发生。

计划生育办,就是一个季度免费发三盒套套。校医院虽有公费医疗,但现在年富力强,没有看过病。将来需要看病,却不接受了。房产科,没有分过我房。财务处,自打从教授成为图书管理员,就再也没报过账。档案科,那是随便让你看的吗?再说也没什么好事。校工会,呵呵。

一下没了单位,不光工资,什么也没了。五一的过节费也没了,早知道晚一个月辞职。那还有9月的教师节过节费、十一、元旦的过节费,老惦记着,还辞不辞?

夏天还有降温费,冬天报销供暖费。虽然不多,也有独奶费、交通费,每年增加的工龄费。咱是有组织、有级别的人,各种待遇都有安排。以后丰厚的住房公积金没有了,代缴的社保没有了,各种国补、校补没有了。全靠自己文弱的小肩膀,还有10岁的女儿要抚养。

没有单位能行吗?

更主要的是,没有单位,以后没有领导提醒你这个帖子、那篇文章不合适;不会再关心地问你,一起吃饭的还有谁?提醒你接受外媒采访,一定要慎重。参加这些社交活动,最好有组织批准。因私出访,不予准假。学术研讨,和图书馆工作无关。老实呆着,不为自己,也得为家人想想。学校都是为你好。

没有国家,我们什么都不是,但国家太大,日常接触的就是单位。没有单位,我更是什么也不是。想想自己以后就是没单位的人了,不禁悲从中来。

不行,我得散散心。珠三角的朋友接待,出去转了几天。在广州住在网友经营的海螺e家民居。一切都是互联网+的概念,手机订房、定位、网络密码开锁,需要补充东西、通知打扫房间,都在手机完成。

在小蛮腰电视塔下的一套复式小住两日,设施应有尽有,有书房书架,就是没有红袖添香。有厨房厨具,就缺一个厨娘。

老板内蒙人,豪爽仗义。车接车送、早茶导游。这几年,公知有的跑了,有的抓了,有的不吭声了,有的卖壮阳药了。他们虽讨厌,可没有人发发声也不行。乔老师干脆就别回去了,北京有什么好,就在南方干吧。

北京虽没有雄安好,可是习惯了。再说南方的组织,和北方的组织,是一个组织,中山大学的艾晓明老师退休多年,也离不了关心。

没有单位,还有朋友,还有网络江湖,还要做事。本周三(4月26日)下午,将在中关村的创新社做一场内容创业的分享讨论。据说现场还有礼品抽奖,直播也少不了。

周四还要和慕容雪村等,参加一个讨论网络问题的圆桌会议。

周末四川的朋友、青海的同道来了,各种饭醉活动、头脑风暴、我思我在。不用上班,但也做事。

用现在风头正健的郭先生的话说:一切都是刚刚开始

美国之音还中断,这篇不会被删吧?

乔木 | 外媒小姐,你错了,中国不是你预测的那样

2017-04-15 乔国泰

我辞职后,有几家媒体闻讯采访。我回应:能说的都在文章里,不能说的我不想说,说了你们也不会登。

还有一家娱乐媒体,说你继披露明星吃空饷、写面试看脸看胸文,引发关注后,这次辞职是不延续一样的路线?

我说是啊,你们不就想搞个大新闻,把我批判一通?你要把我当成娱乐人物,我不拒绝。娱乐不敏感,媒体能赚钱,吃瓜群众也喜闻乐见。挺好。

只是一个46岁的老男人,从养尊处优的体制内辞职,不说悲情,也娱乐不起来吧?要不你们找那些因我辞职而高兴的部门去采访?

外媒也来凑热闹。这纯属本人内症,不容境外势力干涉。有位女记者,别有用心地问:像您这种情况,是不预示着,会有越来越多的学者选择离开体制?

我义正词严地告诉她:你错了,中国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! 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留在体制内,为人民服务,为郭嘉贡献。

别的单位我不知道,至少大学,没有几个人舍得离开。它和公务员一样的旱涝保收,一般还不用坐班,有三个月的寒暑假。2015年前不缴社保,财政代缴,2015年后涨了工资才扣缴。现在还不用缴医保,直接享受公费医疗。

基本工资发13个月,岗位职称补贴、校内生活补贴、国家住房补贴、单位发的一半住房公积金、工龄补贴,计划经济遗留的取暖费、降温费等,还有一些季节性、财政专项的补贴、一年几次过节费什么的。

算了,我给读者也说不清楚,直接看我辞职时结算的工资条吧:

这只是每月初学校统一发的大头。还有一小部分院、系、处、馆每月末发的。请注意,这只是我一个图书管理员的薪金。去年一年只是去了扫扫地,孤灯清影,译介了几本书,没有任何课题、报销什么的,年收入就是20万。

领导、教授更多。至少我三年前做教授时,比这要多。

就像足球一样,砸钱、内引外援。除了国家队,俱乐部、恒大队,有钱就能出成绩。至于足球是否普及、群众体质是否提高,那是另外一回事,正如论文多少人看、有没有用一样。

 

教学是重复工作,学生流水,课程不变,对于不进取的老师,一本讲义吃10年。其实主要是年轻讲师上课,副教授很少上课,教授基本就不上课,指导硕博。教授再当个领导(或者领导就是教授),行政工作可以抵课时,还有权力带来的签单、用车、前呼后拥的成就。

这种情况下,谁愿意离开?呆的时间越长,对体制的依赖越重,离开后也没有什么竞争力。一方面抱怨,一方面又乐此不疲地争职称、争课题、争位置,每一个都对应着名、利。

我是个十二年的7级副教授,已经自行掩面逃遁。展江可是十五年的资深教授,著作等两个身,军人出身,教委认定的北京市名师。来北外八年,被长期爱护有加,冷藏储存,生怕工作累坏了病退。一直是最低的4级教授(好像刚提到3级),这两年课也不让人上了,耗到年龄退休。

希望北外当局看到这篇文章,再斥责我“歪曲事实,诋毁整个教师队伍”,尽快解决展江教授博导问题。他在武大、中山、传媒大学都是实打实的博导,在自己学校却不是。

这种情况下,谁愿意离开高校?也就是我这种A型血、处女座的陕西犟驴才犯傻辞职。就说前几年辞职的谌洪果,在西安艰难经营“知无知”文化空间,叫好不赚钱。

今年寒假我回老家探亲,去做了个讲座,一分钱都没有,还自己贴旅费、住宿费,吃饭一大桌子人才点了几个菜,冷盘还是他从家里带来的。过去在体制内,别人请我、我请别人讲座,哪次不是好吃好喝好招待,讲座费更是少不了。

所以,我说外媒小姐,你错了。公务员是铁饭碗,高校是橡皮饭碗,弹性大。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吸附于大学,为学术奉献,为D的教育事业撸起袖子加油干。你们别有用心的预测绝不会得逞。

她说,那这样,你为什么要离开呢?

我和你一样,都错了。

一把辛酸泪,更与谁人说。

 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